搜索

新冠病毒是人為制造的生化武器?

2020-2-23 11:53| 發布者: 寶寶的視頻| 查看: 23| 評論: 0

摘要: 原標題:新冠病毒是人為制造的生化武器? 如果你經常關注各種朋友圈消息,就會注意到坊間流傳著一種說法——這個新型冠狀病毒很有可能是人為制造并且泄漏出來的。 國外也不鮮見這樣的陰謀論。最典型的就是在2月16日 ...

原標題:新冠病毒是人為制造的生化武器?

如果你經常關注各種朋友圈消息,就會注意到坊間流傳著一種說法——這個新型冠狀病毒很有可能是人為制造并且泄漏出來的。

國外也不鮮見這樣的陰謀論。最典型的就是在2月16日,美國阿肯色州的共和黨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在福克斯新聞節目中暗示,新冠病毒可能來自武漢一個離海鮮市場不遠的生化實驗室。他是這么說的:“我們都確切地知道病毒并不來自武漢海鮮市場。最早的病例和那個市場沒有任何聯系。病毒的源頭不在那。我們不知道病毒從哪起頭的,但我們知道必須追根溯源。我還知道離開那個市場幾公里遠的地方有中國唯一一家生物安全四級的超級實驗室,那里專門研究人類傳染病。”

參議員這個說法一出來,國際輿論嘩然。畢竟,全美國只有100個參議員,他們說出來的話很有影響力。

參議員都這么說了,更不要說海外的各種自媒體以及“意見領袖”了,他們紛紛把矛頭指向了武漢病毒研究所,生化戰的說法也是不脛而走。那么,這些說法到底可信嗎?

我先說結論,根據來自可靠信源的信息分析,我近乎百分之百確信:這是栽贓陷害,是一種陰謀論,石正麗研究員是被冤枉的。

下面詳細列出我的判斷依據:

我認為,

探究病毒來源是一個嚴肅的科學問題。想要證明“這個病毒有人為修改的痕跡,而不是來自于自然界的一個正常變異”,那么必須要拿出科學上的證據才行。

而基因、病毒的研究都是極其專業的領域,普通人不可能也沒有這個能力拿到這方面的直接證據。

那么誰有能力來發現直接證據?只能是科學家。所以,于我而言,

可信的證據,必須是搞這個專業的科學家群體給出的。注意,代表科學家群體的觀點,我們有一個專門的術語,叫“科學共同體觀點”。

陰謀論的起點,其實是來自于一個印度的研究者普拉德漢(Prashant Pradhan)。2020年1月31日,他在著名的預印本網站bioRxiv上發了一篇論文。這里有必要先解釋一下“預印本”,通俗來說就是我寫了一篇論文,還沒有正式被期刊接受,但我先在網站上貼出來,讓大家評議一下,這篇先登出的論文就被稱為預印本。

在這篇論文中,普拉德漢說他發現了病毒的某個基因片段序列跟艾滋病的某個序列一致,所以他暗示:是不是有人把艾滋病的某些基因序列給挪了過來,弄到了一種天然的冠狀病毒上,然后人為地合成了此次的新冠病毒?他的結論就是:這種新冠病毒基本不可能是自然產生的。

這篇論文立即就讓某些陰謀論愛好者如獲至寶,于是,就有各種人以此為基礎展開豐富的聯想,然后又找出很多看似有關聯的證據,一個擲地有聲的坊間傳言就這樣誕生了。

如果你了解“科學共同體”的概念,應該知道,

任何一個科學家,他只能代表自己,而無法代表科學共同體。一個觀點,只有經過同行評議,且成為多數科學家廣泛達成的共識,才能稱為“科學共同體觀點”。

印度研究者普拉德漢的這篇論文發表后,立即遭到一眾科學家的集體反對。那段時間,很多科學家在推特上實名指責普拉德漢的研究漏洞百出。一些科學家還作了幽默的回擊:如果按照普拉德漢的方法,實際上可以把全世界幾乎所有的病毒,都看成和新冠病毒有相似度,因為只有4個堿基的一個片段,說它重合,從概率上來說幾乎是必然的。可見,這些科學家認為普拉德漢的論文沒有任何說服力。

在這么多科學家的口誅筆伐之下,普拉德漢就把論文撤稿了。其實這還不算真正意義上的“撤稿”。因為只有正式發表的論文,才會有“撤稿”的概念。預印本網站就好像你在論壇上發帖,表達自己的觀點,聽聽大家的反饋。結果,沒想到學術界都是反對聲,而且從專業的角度指出了很多問題。帖主就把帖子給自己刪除了,表示“我收回這個觀點”。

印度研究者的這個事情出來后,我就一直在關注學術界的最新觀點。2020年1月25日,生物學界兼病毒界的一位著名研究者——斯克利普斯研究所的副教授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發了一篇文章。

介紹一下安德森和他所在的研究所的背景:此研究所是一家非營利的美國醫學研究機構。根據2017年自然創新指數,它是全球影響力排名第一的研究機構。安德森是劍橋大學的醫學博士,目前的研究集中在宿主和病原體之間的復雜關系上。他在業界的知名度和江湖地位都頗高,在《科學》、《自然》、《細胞》等頂尖期刊上都發表過論文,被引用的次數也很高。

安德森的這篇文章雖然還不是正式的論文,但寫得非常專業,我估計不是這個領域的科學家也不可能完全看懂。我雖然看不懂文章的分析過程,但我能明白他的大致意思:打個形象的比喻,修改病毒就好像PS一張照片,通過技術手段可以找到人為修改的痕跡。安德森對新冠病毒的基因做了詳細的探源,沒有發現任何人為修改過的痕跡。

二十多天后的2月17日,安德森在自己研究所的官網上正式發表了自己的論文,該篇論文還有來自美國、英國、澳大利亞的眾多科學家共同署名。論文的結論寫得很明確,一點都不含糊:這一分析提供了證據,證明這次的冠狀病毒不是實驗室構建的,也不是被故意操縱的。這是到目前為止最能說服我的證據。

安德森的論文發表后,在推特上被學術界人士廣泛轉發和點贊,這代表了科學家群體的態度。就我個人觀察,凡是不同意這個結論,或攻擊安德森的,都不是學術界的研究人員,比如某些政客和自媒體大V。其實所有質疑安德森的理由,無非就是要么被收買,要么就是動機不純。但是,那么多科學家集體被收買的可能性為零,陰謀論的說法站不住腳。

我一直秉持的觀點就是,普通人最佳的博弈策略就是相信科學共同體的觀點。假如你對以安德森為首的學術界觀點依然持有懷疑的話。還可以來看2月19日著名的《柳葉刀》雜志在線發表的一篇通訊,來自多個國家的27位科學家聯名譴責“COVID-19并非自然起源”的陰謀論。他們強烈譴責關于“這次新冠病毒是人為的,是實驗室泄漏”的陰謀論,并呼吁有正義感的科學家或者醫務工作人員、專業人士一起簽名來聲援中國的同行,共同對抗這場疫情。他們希望中國的同行知道,全世界的科學家都是站在一起共同對抗新冠病毒的。他們請大眾不要相信陰謀論。網絡上,響應這27位科學家號召、抵制這場陰謀論的簽名科學家已經非常多了。

2月20日,根據央視網的消息,世衛組織的官員理查德·布倫南也公開表態了,他同樣認為沒有證據表明新型冠狀病毒是實驗室制造的。

所有這些證據都表明:至少在這件事情上,科學共同體的觀點是一致的,沒有聽到任何不和諧的聲音。所有持陰謀論看法的基本上是自媒體大V、國外政客或者小道消息愛好者。我尚未看到來自學術界對此事的正式質疑。

其實,國內也有各方面的學者專家的論文證明新冠病毒不可能是人為的。你只要留心,就會注意到。

陰謀論最能滿足人類的想象力和好奇心,但一個觀點的確立,需要的是邏輯和實證。非同尋常的主張需要非常尋常的證據。

如果有人能拿出過硬的經受得住科學共同體檢驗的證據,我也愿意改變我的看法。

(作者汪詰為科普作家,著有《時間的形狀》《星空的琴弦》《億萬年的孤獨》《未解的宇宙》《少兒科學思維培養書系》《迷途的蒼穹》《精衛9號》等書。)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最新評論

論壇精選
  • 全省首次 “5G+中醫”遠程會診武漢方艙醫院
  • 《漫畫版新冠肺炎預防讀本》電子版發布
  • 錦江區三圣街道黨工委書記李鋒:“最難啃”
  • 2歲女童因狂犬病離世 曾被野狗撲倒但沒傷痕
  • 全城尋娃千百度 結果就在無人鄰家處
圖文熱點
九斤媽生鮮,足不出戶吃遍全國時令生鮮果蔬!源產地直郵!
九斤媽生鮮,足不出
大家好!我是九斤媽,作為一名寶媽總想給孩子吃新鮮健康種
魯花小磨香油的妙用,讓家里的飯菜“夠味”
魯花小磨香油的妙用
魯花小磨香油是我家日常烹飪中常備的調味料,炒菜的時候,
第一次去張家界必看的旅游攻略
第一次去張家界必看
“奇峰三千,秀水八百”的張家界,再加上天門山玻璃棧道


什么叫趋势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