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歲女童因狂犬病離世 曾被野狗撲倒但沒傷痕

2020-2-25 21:50| 發布者: 楊海威| 查看: 447| 評論: 0

摘要:    龍某說,兩個月前的一個早晨,孫女萍萍在自家院里被一條野狗撲倒 家人 “當時如果稍微有個印子(傷口),我肯定就帶娃娃去打(狂犬)疫苗了,就是這么糊涂,沒有打。” 專家 “帶有狂犬病毒的唾液可能通過 ...

  

龍某說,兩個月前的一個早晨,孫女萍萍在自家院里被一條野狗撲倒

家人

“當時如果稍微有個印子(傷口),我肯定就帶娃娃去打(狂犬)疫苗了,就是這么糊涂,沒有打。”

專家

“帶有狂犬病毒的唾液可能通過萍萍受損的面部皮膚或者其口鼻部粘膜等途徑感染了她。”

發病的那天下午,2歲的小女孩萍萍精神變得有些亢奮,她圍著爺爺奶奶一直說個不停。

半夜的時候,她嚷嚷著肚子痛,要奶奶救她。次日凌晨送到醫院,后經醫護人員確診,萍萍怕風怕水符合狂犬病發作癥狀。

2月10日晚,四川蓬安縣龍蠶鎮千丘磅村,在發病第二天晚上,萍萍永遠離開了這個世界。

奶奶龍某事后回憶,在萍萍發病近兩個月前的一個冬日早晨,曾有一只野狗闖進院子,將孩子兩次撲倒在地。因為萍萍當時身上沒有傷痕,便沒有帶她去打狂犬疫苗。她說,至今不知道那個早晨是誰家的狗撲倒了孫女。

如今,事發地附近一至三公里范圍被劃為狂犬病疫點,相關部門按規定對疫點內的犬只進行了捕殺。當地政府相關工作人員也來到萍萍家里了解情況,因孩子患的是狂犬病,具有傳染性,最后家人同意工作人員將孩子遺體帶走,火化。

當地衛健部門公布的一張醫院關于孩子身份信息的“報告卡”顯示:萍萍生于2017年4月18日;死于2020年2月10日;疾病病種:狂犬病。離世那天,距她3歲生日,還有67天……

發病

異常亢奮 半夜叫醒奶奶說肚子痛

萍萍離世前一天下午,曾表現出異常的亢奮狀態。

2月9日,農歷正月十六。下午5點過,奶奶龍某已經洗好了用來喂豬、雞的紅薯,萍萍圍在她的身邊一直說個不停。

“爺爺乖,我乖,奶奶乖,姐姐不乖,我最乖了……”這些話,萍萍平時也會跟爺爺奶奶說,但她那天下午說話語速飛快,嘴里會向外流口水。

晚上,萍萍跟奶奶嚷嚷著要睡覺。龍某想到萍萍這幾天沒怎么吃飯,便兌了120毫升奶。萍萍雙手捧著奶瓶,喝一口又要停頓一下,待口里的奶咽下去后再繼續喝,這種情況在以往是沒有過的。

“以前她捧著奶瓶一口氣喝完,但那晚上,她好像吞奶有些困難。”龍某說,她當晚拿帕子給萍萍洗臉,但萍萍看到她將帕子伸過去,便躲開了。

萍萍很快就睡了。半夜,龍某被萍萍的嚷嚷聲驚醒:“奶奶,我肚肚痛,你救我嘛。”

龍某趕緊給在外打工的兒子打電話說了萍萍的情況,又聯系村里一位遠房親戚,托他幫忙送自己和萍萍去縣城的醫院。擔心縣城交通會因疫情防控實施管制,她又撥打了120,最后親戚開車將婆孫倆送到龍蠶鎮后,遇到趕來的120急救車。

爺爺成某某沒跟著一路去醫院,他必須留在家里照顧10來歲的大孫女。此外,家里有3頭牛,還有1頭母豬剛產了豬崽。

就醫

怕風怕水 “這是狂犬病發病的癥狀”

在發病前兩天的夜晚,萍萍還曾發生過一次嘔吐。

萍萍是一名留守女童。奶奶龍某說,萍萍很乖,很聰明,在她9個月大的時候,兒子兒媳外出打工,自己一直在老家照管萍萍,直到萍萍發病,她照管萍萍剛好兩年零10天。

龍某說,那天下午,萍萍顯得特別粘人。期間,萍萍有些撒嬌地說:“奶奶,我沒得勁,你抱我嘛,我好累哦。”龍某將萍萍抱起來,抱了一陣,她說:“孫兒,奶奶抱累了,你下來走下嘛。”

“要得,奶奶累,我也累,我下來走。”萍萍不再讓奶奶抱。下午,龍某在院子里洗紅薯,萍萍還跑過來幫忙抬裝紅薯的籮筐,“奶奶,我幫你抬”。

2月10日凌晨1點左右,載著萍萍婆孫倆的120急救車到達南充市蓬安縣人民醫院。

龍某告訴紅星新聞,萍萍在醫院兒科住了一個晚上,但病情似乎并無好轉。當天早晨,醫生查房時,拿了一個未拆封的口罩在萍萍面前扇了一下,有風,萍萍立馬躲開。

看到萍萍的異常反應后,醫護人員提醒龍某,萍萍很可能是狂犬病發病,之后,傳染科醫生也趕過來,并端來兩杯水,但萍萍一見到水,也趕緊躲開。醫生說,怕風,怕水,這是狂犬病發病的癥狀表現。

“有救嗎?你們趕快救人啊?”龍某焦慮地催促。醫護人員告訴她,若萍萍確實是狂犬病發病,目前根本沒藥物可治。但醫護人員安慰她:“這個也要看運氣,看看她會不會出現奇跡。”

醫護人員的話,讓龍某的心情跌落到谷底……

去世

出院回家

“讓她在熟悉的地方離開”

“奶奶,我想回家。”那天上午,在醫院里的萍萍對龍某嘟噥著說。

龍某打電話給兒子講述了萍萍的情況,然后決定帶她回鄉下老家。“她一直想回家。”龍某事后告訴紅星新聞,她想讓萍萍在生前熟悉的地方安心離開這個世界。

當天下午,龍某帶著萍萍強制出院,回到村里。整個家,都被一層死亡的氣息籠罩著。

龍某說,帶萍萍回到村里后,她們還挖了一些傳說中可治“顛狗病”的草藥熬水,萍萍坐在一個背簍里,喝了3勺藥水后,便將勺子推開。

龍某一直陪在萍萍身邊,她希望陪這個小生命走完生命的最后一程。她問依偎在背簍里的萍萍:“想不想姐姐嘛?”

“想姐姐,也想爸爸媽媽。”萍萍有氣無力地說。

萍萍的話讓龍某內心酸楚,她知道死亡正在向孫女逼近,但她卻無能為力,“孫娃,你要走,就安心走哈。你幾天都沒睡瞌睡了,你想睡就睡嘛。”

爺爺成某某心里也難受得厲害:“孫娃,一路走好啊”。萍萍應了聲:“嗯”。

只有兩歲零9個多月的萍萍,她并不知道“狂犬病”意味著什么,也不知道死亡是什么。

2月10日晚上8點多,萍萍離開了這個世界。

龍某說,按照農村風俗,孩子去世,爺爺奶奶不能去埋,她打算第二天找人將萍萍背出去好好埋葬。2月11日早上,龍某便接到蓬安縣人民醫院傳染科打來的電話,詢問萍萍的情況。

很快,蓬安縣和鎮政府相關工作人員來到家里了解情況。工作人員提醒,萍萍所患病是狂犬病,具有傳染性。最后,龍某同意工作人員將萍萍遺體帶走,火化。

自責

被狗撲倒

“檢查后并未看到傷痕”

如今,能讓龍某一家將萍萍跟狂犬病聯系起來的事件,發生在2019年12月上旬的一個早晨。

7點20分左右,屋外傳來萍萍的哭聲,龍某當時以為萍萍摔倒了,趕緊跑到堂屋門口。晨暮里,她隱約看到一只麻黑色的野狗將萍萍撲倒在院子里,“沒有咬,她(萍萍)站起來后,又被撲倒了”。龍某來不及開燈,伴隨著她的一聲吼叫,野狗跑開了。

至今,龍某不知道當天闖進自家院落的野狗是誰家的。龍某說,自己家里沒養狗,但平時將煮熟的紅薯拌上糠倒在院里喂雞時,村里一些野狗便常到院里來吃紅薯。她當時以為那只野狗跑來吃紅薯,擔心“搶食”才將萍萍撲倒。

龍某回憶,她當時將萍萍抱進屋內仔細檢查,沒有傷口,就連輕微的抓痕也沒有。天大亮后,她還看了萍萍的頭部,也未發現有傷痕。

“當時如果稍微有個印子(傷口),我肯定就帶娃娃去打(狂犬)疫苗了,就是這么糊涂,沒有打(狂犬疫苗)。”龍某某一回想起那個早晨,就不斷自責。

警鐘長鳴

可能有不易察覺的損傷

2月24日,蓬安縣衛健局公共衛生股股長伍凌峰告訴紅星新聞,2月10日凌晨,萍萍因“腹痛、煩躁不安、胡言亂語、嗜睡”等不適入住蓬安縣人民醫院兒科。當天早上,兒科主任、傳染科主任聯合會診,根據萍萍的臨床表現,初步診斷萍萍為狂犬病疑似病例,并立即將萍萍轉入傳染科進一步診治。

“狂犬病目前沒有任何有效藥物治療,致死率100%。”伍凌峰說。

據萍萍奶奶回憶,去年12月某天,萍萍曾被一只麻黑色的野狗撲倒過兩次,因未發現萍萍身體有明顯的傷口,所以沒給萍萍進行消毒處理,也未帶萍萍去接種狂犬疫苗,那么,萍萍是如何感染狂犬病病毒的呢?

伍凌峰分析說,根據目前掌握的情況來看,萍萍之所以感染感染狂犬病病毒并導致最終發病,與當天那只撲倒萍萍的陌生野狗有關,野狗很可能舔傷了萍萍的面部,導致萍萍出現了不易察覺的微小損傷,帶有狂犬病毒的唾液可能通過萍萍受損的面部皮膚或者其口鼻部粘膜等途徑感染了萍萍;也可能是被流浪狗撲倒后,因天氣昏暗,家屬觀察不仔細,未發現明顯傷痕。

伍凌峰說,萍萍去世后,縣級相關部門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動物防疫法》《四川省預防控制狂犬病條例》等法律法規,及時將萍萍家一至三公里范圍劃為狂犬病疫點,并對疫點范圍內的全部犬只進行捕殺,然后做無害化處理,防止類似悲劇重演。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最新評論

論壇精選
  • 不會吧?你竟然找到了這么多“成都造”黑科
  • 成都市科技創新大會召開 中國西部(成都)
  • 中國工程院院士李言榮:加快建設交叉轉化中
  • 中國西部(成都)科學城,來了!
  • 中國西部(成都)科學城來了!
圖文熱點
成渝兩地空港樞紐城市將共建成渝世界級機場群
成渝兩地空港樞紐城
圖為雙方簽約現場。成都市雙流區供圖 中新網成都5月29日
點贊!成都首次評選十位“最美科技工作者”
點贊!成都首次評選
29日,2020年“成都榜樣·最美科技工作者”名單正式出爐,
成都未來科技城全球征集起步區城市設計方案
成都未來科技城全球
成都未來科技城效果圖 昨日,作為成都未來科技城的主導建


什么叫趋势持股